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上海:改革开放再出发 知识产权扬风帆
发布时间:2018/8/10 10:03:55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网分享到

  华灯闪耀、行人如织。尽管夜幕降临,上海却愈显繁华。在今年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组织(GaWC)公布的2018年世界城市体系排名中,上海位居第九位。作为我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上海肩负起了面向世界、推动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和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任。

  “继续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为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作出更大贡献。”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的发展始终寄予着殷殷期望。

  开放,离不开良好知识产权环境的保障;创新,离不开知识产权制度的激励。改革开放40年来,上海勇于探索,围绕建设亚洲太平洋地区知识产权中心城市战略目标,知识产权对支撑经济社会的促进作用充分显现。

  牵住创新“牛鼻子”

  “你们说这台设备姓‘社’还是姓‘资’?”1992年2月,邓小平视察上海贝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贝岭,时称上海贝岭微电子制造有限公司)时,在一台离子注入机旁这样问工作人员。随后,他意味深长地说:“对外开放就是要引进先进技术为我所用,这台设备现在姓‘社’不姓‘资’。”如今,这家中外合资企业完成了我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期许,成功研发出高速高精度数据转换器、系统级芯片等多项科研任务,打破国外禁运垄断。截至2017年底,上海贝岭累计提交专利申请593件,授权专利398件,其中发明专利187件。公司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登记拥有总量241项,软件著作权10项。

  40年前,我国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上海紧抓这一机遇,积极从全球引进外资,将资金、知识等资源,众多外资项目在这里生根,1988年成立的上海贝岭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我国的半导体产业仍处于摸索阶段,引进国外技术,解决了1240程控交换机用大规模集成电路国产化问题。”回忆起当时状况,上海贝岭副总经理周承捷依旧感叹不已。“我们当时就意识到,引进技术固然重要,但如果我国自有集成电路企业没有技术积累,就会永远走在别人身后难以超越。”他告诉记者,上海贝岭在成立初期就对自身研发能力的积累十分重视,建立了研发中心。1996年,上海贝岭提交了第一件专利申请。此后,《上海贝岭专利管理规范》《上海贝岭知识产权奖励制度》等知识产权制度相继出台。成立20年后,上海贝岭完成了从集成电路制造向设计业的战略转型,拥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业务。“我们现在正在加大核心专利、高价值专利的申请,增强公司竞争力。”周承捷表示。

  “科技要先行,专利是保障。”1999年,时任上海市专利管理局局长钱永铭如是说。改革开放初期,随着我国国际交往的发展,各方面越来越多接触到专利问题,上海的知识产权工作可谓是伴随着改革开放与这批创新企业一同发展起来的。1984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颁布,同年10月,上海市专利管理局成立,具有专利行政管理与专利行政执法双重职能。2000年,上海市政府在机构改革中将上海市专利管理局更名为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并列为市政府的直属机构,赋予其主管全市专利工作和统筹协调涉外知识产权事宜。

  2001年底,我国正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完成了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知识产权法律、法规的修订完善,对知识产权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同年,上海市通过了《上海市专利保护条例》,并于2002年7月1日起施行。该条例是上海专利工作领域的第一个地方性法规。一系列重大法规政策的集中出台,有力推动了上海市知识产权工作的发展。

  随后,上海以制定和实施知识产权战略为抓手,加快完善上海知识产权制度建设。2004年9月,上海市颁布了地方首个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上海知识产权战略纲要(2004-2010年)》。“这是上海市委、市政府为适应市场经济竞争需要、主动迎接知识经济挑战而做出的重大举措。”当时的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局长陈志兴这样评价。2008年9月,在《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3个月后,上海市政府出台《关于本市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的若干意见》,促成地方战略与国家战略实施工作紧密衔接、同步推进。

  “知识产权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世界知识产权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时任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局长吕国强告诉记者,“2012年,上海市政府出台《上海知识产权战略纲要(2011-2020年)》,提出到2020年力争把上海建设成为‘创新要素集聚、保护制度完备、服务体系健全、高端人才汇聚’的亚洲太平洋地区知识产权中心城市的发展目标。2016年,上海市政府印发了《关于加强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支撑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实施意见》,为在更高更新的起点上推进上海知识产权工作发展指明了方向。”

  2018年2月28日,应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邀请,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高级专家团首站走进上海,调研评估上海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十年情况。“十年来,上海知识产权工作实现了跨越发展,知识产权综合实力位于全国前列。”时任上海市知识产权局陈亚娟局长向专家团成员介绍。专家们认为中国知识产权战略要素齐全、执行有力,有效推动了地区知识产权工作发展,为亚太地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供了有益范例。2018年上半年,上海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为44.5件,全国排名第二。

  升级保护防火墙

  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浦东是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改革开放,让这片曾经的农田变成了制度创新的试验田,对于知识产权领域同样如此。

  2016年3月,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接到一家四川公司的诉请,理由是一家美国公司在浦东新区全资注册子公司在我国境内售卖建设器材产品安转的软件“iFit!”,涉嫌侵犯了其商标专用权。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经调查后发现,四川公司是“iFit!”商标在我国商标第9类上的商标权人,被反映的公司及其母公司恰恰没有在第9类商品上取得“iFit!”商标注册。双方在请求行政处理、私下就转让商标均未果的情况下,希望通过浦东新区人民调解组织彻底解决这一纠纷。经过调解,最终诉请双方达成转让协议。“传统行业转型‘互联网+’而涉及到相关软件、APP等问题是商标案件执法面对的新挑战,通过人民调解委员会主动作为,不失为一种可供选择的快速解决途径。”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张军表示。

  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是外资企业是否愿意投入的重要考量,近年来,浦东新区持续知识产权保护层面进行探索,自2015实现集专利、商标、版权“三合一”知识产权管理以来,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着力完善行政保护、司法保护、仲裁调解、社会驱动“四轮驱动”模式,累计解决知识产权投诉举报990起。通过行政执法,成功实现1天内化解6件涉及迪士尼知识产权侵权案;与多部门联合执法,对涉嫌假冒新西兰“ZESPRI(佳沛)”水果侵权行为进行查处……一批涉外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有效处理,浦东新区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进一步优化。

  今年2月,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正式运行,快速审查、快速确权、快速维权等功能全面开展。该中心目前已经协助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办理专利、商标案件执法13件,参与专利、商标专项执法行动2次,配合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完成120家市场主体的商标、专利、版权的“双随机”检查。

  针对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上海市同样积极探索。“1994年以前,上海没有专门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机构,知识产权案件分别由经济审判庭、民事审判庭审理。1994年2月15日,上海市高、中级人民法院成立知识产权审判庭,集中审理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吕国强回忆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专职审委会委员陈惠珍是上海市不断强化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见证者,她向记者回忆起了她参与知识产权案件审判的过程:“当时我还在浦东法院工作。1995年,我作为审判长接触了第一例知识产权侵权案件,涉及侵犯原告的包装特有装潢。那一年浦东知识产权法庭以专业化需求为导向,提出机制构想,1996年,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在全国率先探索知产庭审理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刑事案件的‘三合一’审判机制。”2014年,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成立,陈惠珍成为其中一员。该法院积极探索,持续优化上海市的营商环境。

  “目前,上海已初步构建形成了行政执法与司法保护有效衔接、‘争议仲裁、纠纷调解、信用管理、行业自律’并行发展的知识产权大保护工作格局。上海法院受理知识产权案件数量从2009年的2465件上升至2017年的1.5809万件,年平均增长率31.02%。同时,上海市深入组织开展了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工作行动,始终对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保持严打高压态势。”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芮文彪介绍。

  此外,上海持续加强知识产权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建设,着力拓宽维权渠道、降低维权成本、缩短维权时间。2008年以来,上海先后组建了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知识产权公证法律服务中心、知识产权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知识产权商事调解中心,推进了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机构和仲裁机构的建设发展,并探索将知识产权行政处罚信息纳入上海公共信用信息服务系统和企业信用等级评估标准体系。

  提升经济原动力

  如何通过知识产权工作实现企业发展、产业升级,助推经济发展?上海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道出了答案。

  记者一走进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大厅,就被迎面的知识产权挂牌项目吸引,专利、技术秘密等一个个知识产权项目正在这里等待被转化。2017年1月,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正式成立。相比于1999年成立的上海技术产权交易所而言,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更加年轻,目标也更为明确,即成为国际化综合性的知识产权交易市场平台。“中心业务领域涉及知识产权转让许可、作价投资、质押融资等内容。已完成石墨烯技术转让、‘白熊’商标转让等多个千万级知识产权交易项目。”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董事长邱益中告诉记者。2009年至2017年,上海专利转让/许可交易数3550件,交易额33.65亿元。2017年,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全年实现知识产权意向挂牌项目888宗,成交20宗,成交金额近1.48亿元。

  成立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是上海改革创新实践的一部分。除此之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知识产权局是国内首个自贸区集专利、商标、版权行政管理和执法职能于一体“三合一”的知识产权局,上海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是国内第一家“三合一”知识产权局,上海市政府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签署了知识产权发展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成立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等。“这是上海多年来在知识产权工作方面的探索结晶。”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单晓光表示,上海之所以能成为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其在知识产权工作上先行一步功不可没。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品牌建设成为上海经济重要增长点,在这里,传统企业擦亮了金字招牌,新晋企业塑造自有品牌。2017年9月,上海商标审查协作中心成立,该中心承担了约1/4的国内商标注册申请量及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的受理审查职能。

  在上海街头,女明星手带珠宝大幅广告格外引人注目,“百年老凤祥,经典新时尚”传递出“老凤祥”品牌的发展之道。2017年,“老凤祥”品牌营业收入累计完成393.4亿元,利润总额累计18.06亿元,连续10余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老字号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是民族血脉的一部分,而以专利和商标为主体的知识产权工作为‘老凤祥’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与源泉。”老凤祥首席发言人王恩生陪伴着这家企业走过了46个年头,“改革开放为老凤祥带来了发展新机遇”。

  在世纪交汇时,老凤祥实现了股权激励机制,员工每年有较高的分红和工资奖金待遇,这为老凤祥留住了一批创新人才。王恩生介绍,他们在工艺上进行创新的同时,会及时提交专利申请。老凤祥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研发,于2011年获发明专利权的“用于千足金首饰的强度优化方法及其合金材料”,可以有效地提高千足金的强度,并保证其满足24K金的成分要求。近两年,老凤祥加快了境外市场的拓展与布局,在纽约、温哥华、悉尼等境外城市的黄金地段开设了10余家门店,擦亮了我国民族品牌的名片。在王恩生看来,如今老凤祥的品牌效应与改革开放后积极进行知识产权布局密不可分。从1985年开始,老凤祥在黄金珠宝类别上注册“凤祥”“老凤祥”系列商标。2005年,老凤祥有计划地在马德里体系以及美国、加拿大等16个国家及地区注册“老凤祥”商标,涉及珠宝、首饰、眼镜、手表等17个大类。

  百雀羚、自然堂、韩束……这些集聚在上海奉贤区的化妆品品牌,几乎是无人不晓。2015年底,奉贤区提出“东方美谷”的概念。“我们发现奉贤区有很多美容护肤品、生物医药等与美丽、健康有关的企业,因而把这个产业园区取名‘东方美谷’,希望发挥这些品牌的集聚效应,打造出‘东方美谷’的区域产业品牌。”奉贤区副区长顾佾介绍。

  “改革开放再出发。上海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按照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和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决策部署,以推进‘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建设为抓手,坚持高质量发展、卓越发展、创新发展的理念,大力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充分发挥知识产权的技术供给和制度供给双重作用,全面推动知识产权工作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奋力开创新时代上海引领型知识产权强市建设新局面。”芮文彪表示。

  记者手记

  上海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其良好的经济发展状况充分反映出我国改革开放所带来的成果。在上海的创新发展中,无论是在我国企业创新研发的成果保护、亦或是吸引外资所要构建的一视同仁的营商环境,知识产权的作用不容忽视。

  上海市的知识产权工作继承了这座城市不断探索、改革的基因。近年来,在自贸区和浦东新区建立专利、商标、版权“三合一”知识产权局,成立上海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等等,这些探索实践让一大批企业受益,也让上海市的知识产权工作声名远播。

  40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上海市的知识产权工作逐渐成熟,成为了上海市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吴珂 聂莉)

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82803888-6002 邮箱:nipso@cip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5001074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