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囧妈》免费看,究竟谁受益
发布时间:2020/2/11 17:54:39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网分享到

  当前,全国人民都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做出自己的贡献。但不得不考虑的是,此次疫情对国民经济的深刻影响,特别是深受影响的个别行业和产业,现在就需要思考相应的前瞻对策,以减少损失。

  影视行业此次无疑是疫情的重灾区,特别是传统的院线电影,几乎全军覆没。自1月中下旬开始,7部原定春节长假上映的重要影片相继宣布撤档,全国电影院纷纷停止营业,所有剧组停止拍摄。原本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春节档期,成为有可统计票房数字以来的首次零票房产出的大档期,对本来就处于承压阶段的电影产业来说,损失不言而喻。

  大事件之下,必然孕育大变革。就在各大影片纷纷宣布撤档之际,种子选手之一《囧妈》的主要出品方欢喜传媒宣布,影片与今日头条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达成协议,由后者出资6.3亿元获得影片在其旗下主要视频平台的独家播出权,自大年初一开始,所有观众可以在这些渠道免费观看。

  一石激起千层浪,《囧妈》跳票事件立即引发广泛争议。因为徐峥是该片的导演、主演,又是主要出品方之一,加之徐峥在业界和观众心中的影响力,几乎所有的赞誉和指责均集中在徐峥身上,并令其迅速因此登上热搜榜。

  支持徐峥的一方认为,在疫情突如其来的特殊情况下,徐峥的做法可以让观众足不出户就免费看到贺岁大片,特别是对居家隔离的普通网民,即可以愉悦身心又有助于减少外出,在家抗击疫情。从产业层面,徐峥无疑开辟了院线大片线上首映的先河,成为电影业变革的重要发起人,是电影产业播映方式的开拓者之一。

  指责徐峥的一方更多出现在电影业界。众所周知,其自从线上观影出现以来,与传统院线观影的博弈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无论美国的耐飞还是国内的优酷、爱奇艺和腾讯等,除了定制专属播出影片外,大部分院线电影是在院线上映一个月后才开始登录线上播出渠道。2015年贺岁档,当时如日中天的乐视曾尝试把其出品的《消失的凶手》于院线首映前一天在其电视平台上“点映”,随即遭各大院线联名反对,最终以乐视收回成命收场。

  时间过去了4年,《囧妈》此举同样受到大部分院线影院的抵制和谴责。除了经济账,徐峥受到院线影院指责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2012年贺岁档,以星美影业和华谊兄弟等为主的几大片方率先发公告称,要对旗下影片的分账比例从约定俗成的43%提高到45%,对不同意的院线影院将停止供片。院线方立即团结起来,在北京举办院线推介会,集体反对个别片方破坏行规的行为,并把《人在囧途之泰囧》请到推介会现场,表示将对该片给予大力支持,以告诫其他片方收回成命。

  徐峥正是该片的导演,并亲自到院线推介会与院线方进行了推介交流,赢得院线方的大力支持。果不其然,在当时渠道为王的背景下,虽然后来其他片方纷纷收回成命,甚至个别片方同意分账比例向院线影院倾斜,但这些片方均损失惨重,其中星美影业等至今没有翻过身来。

  徐峥成为当年最大赢家,凭《泰囧》一战成名,之后的《心花路放》《港囧》《我不是药神》等,均取得叫好又叫座的佳绩。徐峥本人更是成为院线推介会的座上宾,每次均得到院线影院的大力支持。

  这次徐峥的《囧妈》跳票事件之所以在院线影院行业激起如此大的反应,除了经济和感情因素,还有一个产业背景,就是当前的电影业已经步入内容为王的新阶段。内容为王背景下,优质内容成为稀缺资源,“等米下炊”的渠道方成为优质内容的服务方,“好看”成为观众选择影片的主要因素。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夏洛特烦恼》开始,“好看”的影片开始逆袭,与靠大制作和流量明星主导的影片相比,这些影片在院线影院争取到的场次并不多,但在大量“自来水”的支持下,影片依然赢得很好的收益。

  此次《囧妈》虽然不是同期计划上映的影片中最有胜算的一部,但其主出品方与保底方签署了28亿元票房对赌协议,赢得院线影院的大力支持非常重要。如果不是疫情暴发这一不可抗力因素,双方不可能解约,更不可能出现跳票一说。

  但历史没有如果。时移世易,在近几年电影业不断承压,各种变革呼之欲出的大背景下,投资巨大的影片选择线上优先播出甚至独家播出,已经在所难免。就像2003年非典让快递行业迅速壮大并赢得用户普遍认可一样,此次疫情让线上观影再次赢得发展空间。

  回望当年各大门户网站投入重金打造“自制剧”试图与各大电视台分庭抗礼,以及当前层出不穷的热门“网综”,受分账比例和窗口期影响的院线电影选择线上播出,更在情理之中。此一事件对未来电影产业的深远影响,将逐步显现出来。

  徐峥跳票,短期来看,最直接的受益方是广大观众。毕竟可以足不出户就免费看到新上映的“大片”,观众总是最开心的。影片出品方提前收回了投入并实现一定的收益,自然也是受益方。字节跳动投入6.3亿元的代价,却收获了数字千万计的流量和下载量,并借此机会拓展了大量新用户,赢得了市场占有率,更是做了一笔“划算”的买卖。

  但在知识产权被日益重视的背景下,观众“免费的午餐”能否持续?为观众买单的“金主”能否一直存在?《囧妈》模式能否成为常态的商业模式?特别是对当前举步维艰的一万多家电影院,数十万的影院从业人员来说,如何度过雪上加霜的困难期?放眼整个千亿元规模的电影产业,疫情过后该如何自救?这些将是整个产业层面急需解决的问题,需要主管部门和所有从业人员共同思考和面对。(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朱玉卿)

中国知识产权报社   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6号 邮编:100088 电话:010-82803888-6002 邮箱:nipso@cipnews.com.cn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5001074号-6